?

办公室

校级领导 办公室 教务处 开放教育学院 职教处 终身教育学院 保卫处 招生就业处 后勤管理处 考试与信息中心
bbin>办公室>办公室

我校刘剑亚老师赴疆支教纪实(十)

发布时间:2014-03-04

 

我校刘剑亚老师赴疆支教纪实()

戈壁滩上的晒枣场

安徽对口援建的和田,有两样东西闻名于世,一是和田玉,二是和田玉枣。

这一天是本学期第一周的周五,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同胞,每周五都要做礼拜,因此各校周五下午的第一节课从3:50提前到3:00开始,于是,大家便可以提前一节课下班离校。

这天下午,在皮山职高和皮山高中两所学校支教的安徽老师,邀约一起去买枣子,到晒枣场去深入了解一下名气这么大的和田玉枣是怎样晾晒和加工而成的。皮山职高和皮山高中紧临,都在皮山县的开发区内,而开发区就在戈壁滩上。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51_hj3sv.jpg" border=0 />

大家的大巴车穿过数栋正在施工中的建筑,约两公里便到了晒枣场。说是晒枣场,实际上就是在戈壁滩上铺上蛇皮质地的浩大的塑料布而成,中间零星地是几处简易帐篷和堆成一堆堆长方体的包装纸箱。纸箱一般都是十二公斤装,外面清一色印有“新疆和田大枣”字样。现在是一年中晾晒枣子的扫尾阶段,看上去有几分萧条,和皮山县落后的经济似的。而每年年底则是最繁忙、最旺盛的季节。戈壁滩也不是大家在影视上见到的美丽的金色沙丘,而是卵石丛生,杂草稀疏,沙土灰暗,放眼望去是灰蒙蒙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天边一色。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06_GITIX.jpg" border=0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14_SYlan.jpg" border=0 />

晒枣场内的民族同胞,不停地忙碌着。民族特色十分明显,男人戴着皮质帽子;女人则都围着头巾,且大多半蒙着面,几人一丛围坐在由纸箱垒起来的台板前,把枣子按大小分拣到不同的筐中。大家的问话,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得出来没听懂,但她们都很友善。枣场中间是一台由国家补贴赠送的分拣枣子的机具。待分拣的枣子倒入机械中间的圆筒中,枣子从小到大分别滚落到不同的筐中,形成规格和价格各异的和田玉枣。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33_wxym2.jpg" border=0 />

戈壁滩上的沙尘,随着阵风不停地落在满地的枣子上,也落在大家的衣服上、头发上。听说这里的沙尘是和田玉枣的保鲜粉,怪不得这满场的枣子长期堆放都不变味,嚼劲中带着韧劲,甜甜的而没有酸味。可能南疆这儿日照时间长,空气干燥,雨水少是和田玉枣质优味美的根本原因吧。但“歪瓜瘪枣”是和田玉枣的本来面目,看上去皱巴巴、灰蒙蒙的,是从内地超市或网上购买到的鲜亮、壮实的枣子所不可比拟的。这也许就是最典型的原生态的绿色干果吧。晾晒现场购买的枣子价格五、六十元一公斤,在皮山县城干货店是六、七十元一公斤,而同样规格的枣子在乌鲁木齐市是一百元左右一公斤。这是新疆地域大、运程长、运费贵导致的吧。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54_w3ZZ9.jpg" border=0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01_VosB6.jpg" border=0 />

大家一行,人手一箱,付好钱,上了车,正准备离开时,透过车窗见到非常意外的一幕:刚才还在忙碌的维族同胞,突然间在晾晒枣子的塑料布上,跪成了两排,面朝太阳,静悄悄地,男人在第一排,女人跪第二排。原来,大家一起跪拜祷告。因为劳动来不及到清真寺,便因陋就简地在晒枣场里做起了本周的礼拜。急忙地,我准备下车去近距离地照几张像,但同车的维族老师坚决而果断地制止了,我还是忍不住隔着车窗玻璃摄下了他们跪拜的背影。但从刚才制止我下车拍照的眼神中,还是能隐约地看到些许的抑郁和不悦。我讪讪地微露歉意,示意只是好奇和想了解,不是不恭。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alt="" src="/upload_files/article/2/3_20140304110314_8kjVs.jpg" border=0 />

    这时,车上有一位汉族老师戏谑道“这时去拎走一箱枣子,会是怎样场面呢?”我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停下祷告来制止。但我从内心祝福他们,但愿他们美好的心愿都能实现,早日脱贫致富;但愿南疆跨跃式发展的步伐更快一点,更大一些!